蒙古魂之六

神奇的呼麦与乐队组合<<安达情>>

    蒙古高原有一种神奇的呼麦(Khoomei)演唱法,一种藉由喉咙紧缩而唱出双声的泛音咏唱技法,又称为喉音演唱艺术。它是由演唱者喉咙发出一个低八度共鸣音的同时,在口腔里又产生另一个上方八度音的哨声,从而形成潮尔(泛音)音色的声乐表现形式,即由一个人同时唱出一高一低的两个声部。演唱时由声带发出低沉的基音形成低音声部,在此基础上巧妙调节气息和口腔共鸣点,强化和集中泛音,唱出透明清亮类似口哨声或带有金属声的高音声部,获得无比美妙的声音效果。低音部与高音部之间有时可达到六个八度音程。一般来说,呼麦的低声部是一个持续的低音,但有时也可变化音高,而高声部是一条波浪起伏的旋律线,有时有词,但常常是无词的。技术高超的呼麦演唱大师可以用二声部来演唱徐缓的长调,急速的快板和世界名曲。

    呼麦是蒙古族特有的声乐艺术,被列入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呼麦产生的时代已很难考证,但发展成一种在蒙古人中广为流传的唱法已有800多年的历史。呼麦是从大自然中受到启发而创造出来的。传说古代蒙古先民在深山活动,见河汊分流,瀑布飞泻,山鸣谷应,动人心魄,声闻数十里,便加以模仿,遂产生了呼麦。它反映了高山的空旷,草原的辽阔和天高云淡的景象,又象是风卷过岩石峭壁的声音,也使人感觉到风声鹤唳,万物混响的气氛。

    呼麦演唱艺术的内涵也是颇为独特的,它体现了人和大自然的和谐、交融,相互作用、渗透,并使人们的心灵得到纯化、昇华,进入一种新的境界。一阵低吟,一声沉吼,一刹震响,虫儿、鸟儿、风儿浑然一体。音乐人类学把这项艺术当作是人类最神奇的唱法之一,虽然不像其他唱法那麼璀璨炫丽,但平实之中自有一种洗净铅华的兼容并蓄和淡远悠长。

    呼麦有一种技法叫西奇(sygyt),原义为挤出来的声音,又称为哨音,能产生像口哨、笛子一般高而尖锐透明的泛音,通常模仿夏天吹过大草原的轻风或鸟鸣,是呼麦演唱会上最受欢迎和最叫人惊艳的喉音风格。西奇似乎荡漾著西伯利亚萨满巫术的魔力,有不少人一听到西奇便一辈子被呼麦的奥妙迷住了。而呼麦的另一种技法,卡基拉(kargyraa),原义为哮喘或咆哮,模仿咆哮的冬风或失子骆驼的哀号声。卡基拉能同时发出三、四个高低泛音,尤以低於基础音八度的颤动低音最为特色。

    呼麦又名浩林•潮尔,是蒙古族复音唱法潮尔(chor)的高级演唱形式。潮尔是流传在蒙古人中的一种古老演唱或演奏方法,意指两种声音发出的和谐音响,即共鸣。潮尔分为许多种类,其共同特点是带有低音和声,除前面提到的浩林•潮尔外,主要还有科尔沁潮尔、冒顿•潮尔、托克•潮尔、阿巴嘎潮尔和叶克尔•潮尔等。科尔沁潮尔指的就是马头琴潮尔演奏法,主要特点是在演奏中与旋律形成八度泛音的双和音。

    冒顿•潮尔是蒙语对古代乐器胡笳的称呼,该乐器为木质管状,与呼麦近似之处在于演奏者首先用自己的嗓子哼出极低沉的主音做为低音伴音,再利用唇腔的气流和震动吹动乐管,形成人声与管乐双声泛音,使乐管的旋律与主音持续构成二声部音乐。冒顿•潮尔的乐声被视为天籁之音,其本质特征是将客观世界具有生命力的、音响的、动律的一切作为被描绘的对象,加以抽象概括,提炼成符合音乐规律的原生态混合音响。

    “蒙古魂-草原音乐歌舞晚会”除了将表演大家亟盼着的呼麦精品歌曲<<四座山>>之外,最精彩的节目将是呼麦与乐队组合<<安达情>><<祭祀>>。由马头琴和弹拨乐图布秀尔为主奏并加以弹唱组合的器乐曲<<安达情>>,将管乐冒顿•潮尔、口弦琴与呼麦等源自天籁之音般的混响溶于一体,整体上产生一种空灵深邃的意境,同时也体现出蒙古民族天人合一的美学理念。蒙语安达一词为结盟兄弟之意,这一古老的称谓与蒙古人世代相伴,始终是体现团结协作的象征,不仅表达的是兄弟间的深情,还传达出勇猛的兄弟们,要合力保卫家乡、互相帮助、互相照应的精神。

    《安达情》是中国原生态民族音乐复兴的典型代表作品。乐曲描绘了在辽阔的草原上,英俊的巴特尔杀死豺狼,帮阿爸额吉夺回牛羊的故事。乐曲前奏让人仿佛置身于一处塞外森林,风刮起沙石与落叶,鸟群拍打着翅膀飞走,虫子跳跃藏匿,顿时,呼麦与鼓声音量渐高,一股煞气直逼而来,狼群出没了!呼麦和鼓声渐渐音量下行停止,狼群占领草原藏匿起来,紧接着是一段冒顿•潮尔,也就是胡笳时高时低的倾诉,声音极为凄凉,讲诉牧民被豺狼掠夺的无奈与凄凉,把胡笳的艺术发挥得淋漓尽致,给现场观众带来强烈的艺术震撼,令人回味无穷。在演奏中,还有一把在嘴边弹拨的小型乐器,象森林里鸟虫的跳跃声,又象森林里的神奇精灵,这便是口弦琴,蒙语称之为“胡尔”。

    另外一个必须要提的精彩器乐节目,是具有浓郁边寨风味的双膜低音大笛独奏《草原的思念》。这是一首别具北方戈壁大草原风情的蒙古族笛子曲,乐曲以深厚的民族民间音乐为基础,通过玻璃低音大笛,展示了浓郁的蒙古音乐特色及歌唱性的艺术笛韵。曲子非常迷人而且伤感,低音大笛的演奏尤其令人感动,表现了对家乡、对草原的无限思念。音乐质朴、优美、深忱、含蓄。纯厚流畅的大笛,平和悠扬的马头琴,共同表达出大草原苍茫凝重,悠远而引人深思,特别容易勾起浓浓的思乡情怀,在笛声中将一切还给天地。

    <<草原的思念》是由被誉为大草原风格的“新派笛韵大师”李镇先生创作,并以他开发的双笛膜玻璃钢低音大笛演奏。这种双笛膜,解决了传统低音大笛上半部高音区音色发暗的难题,同时双膜共鸣亦增加音色的磁性,提高了低音大笛的表现力,大大地扩展了乐曲在意境上的表达,在笛坛中独树一帜。李镇先生的双笛膜低音大笛系列,获内蒙古文化科技进步一等奖和中国国家专利。(ACCCA供稿)